歡迎(ying)進入塔(ta)城(cheng)新聞網(wang)!
中國互聯網(wang)舉報中心新疆互聯網(wang)舉報中心網(wang)上(shang)有害信息舉報專(zhuan)區塔(ta)城(cheng)新聞網(wang)舉報入口(kou)求(qiu)助(zhu)闢謠
返回首頁(ye)
首頁(ye) > 新聞 > 民生社會 > 正文(wen)

匠心譜百曲 歡歌頌和tuo)場 ﹤塹厙櫛柰旁 滴褳懦?羌  ? 劑凶br />2020-04-05 23:39:48   來源(yuan)︰   作者︰本報記者 徐夢(meng)莉   評(ping)論(lun)︰0 點(dian)擊︰

話劇《紅燈記qia)房 粑wen)藝之路那吉丁·阿布列孜出生于和布克賽爾蒙古(gu)自治縣。從小學起,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參(can)加(jia)學校的文(wen)藝演出。當時,自治區話劇團維(wei)吾爾語(yu)版(ban)的話劇《紅燈記qia)誹乇鴰穡 羌 middot;阿布列孜看了以後深有 ...

話劇《紅燈記qia)房 粑wen)藝之路

那吉丁·阿布列孜出生于和布克賽爾蒙古(gu)自治縣。從小學起,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參(can)加(jia)學校的文(wen)藝演出。當時,自治區話劇團維(wei)吾爾語(yu)版(ban)的話劇《紅燈記qia)誹乇鴰穡 羌 middot;阿布列孜看了以後深有感觸。

從那時起,《紅燈記qia)吩謁男睦鎦窒鋁宋wen)藝的種子,他開始向往文(wen)藝表演和舞台。為了表達(da)自己(ji)的這種感情,那吉丁·阿布列孜一(yi)琢(zhuo)磨,和同學一(yi)起在學校表演了《紅燈記qia)分械難《duan),受到同學和老師的歡迎(ying)。

老師和同學的肯定讓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認識到,能在舞台上(shang)為大家yi)莩鍪且yi)件多(duo)麼幸福的事。

1979年,和布克賽爾縣文(wen)工團——烏(wu)蘭(lan)牧(mu)騎招生,當時正在上(shang)初三的那吉丁·阿布列孜和另外9名學生被(bei)招收,這其中就包括後來成為他妻(qi)子的恰(qia)格德爾·甦生。從此,那吉丁·阿布列孜踏上(shang)了專(zhuan)業演員的道路。

妻(qi)子恰(qia)格德爾·甦生回憶說︰“在烏(wu)蘭(lan)牧(mu)騎的時候(hou),那吉丁·阿布列孜很(hen)用功很(hen)刻(ke)苦。為了練好基本功,他每ke)斕個小時的琴,不(bu)大的縣城(cheng)很(hen)多(duo)人都(du)能听到他的琴聲(sheng)。”

最(zui)初,那吉丁·阿布列孜wen)俏璧稈菰保 罄矗 蓖懦? 至慫囊衾痔旄常 謔撬 冀喲??huang)管(guan)。隨後,他先後去(qu)自治區歌舞團及新疆藝術學院學習單簧(huang)管(guan)。

1987年,那吉丁·阿布列孜意(yi)外看chui)健噸泄qing)年報》上(shang)有天津音樂學院的招生簡章(zhang)。在當地文(wen)化(hua)局的支(zhi)持下,他又(you)接著學習了單簧(huang)管(guan)並學習了作曲,由(you)此開始了作曲之路。

那吉丁·阿布列孜到塔(ta)城(cheng)市工作是一(yi)次(ci)偶然的機會。1991年,他剛從天津音樂學院畢業,地區歌曲團來函借調,他欣然同意(yi)了。

“一(yi)方(fang)面父親在塔(ta)城(cheng),我想留在他身邊照顧(gu)他,另一(yi)方(fang)面當時就是考慮到地區的樂隊條(tiao)件好,能夠滿足我的創(chuang)作需求(qiu)。”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。

1995年,那吉丁·阿布列孜結(jie)婚(hun)了。此時,新疆愛樂團已(yi)經發來兩次(ci)調函了。為了能夠獲得(de)更多(duo)的演奏經驗,那吉丁·阿布列孜跟(gen)隨著新疆愛樂團參(can)加(jia)了多(duo)次(ci)大型音樂會。1998年,那吉丁·阿布列孜隨團參(can)加(jia)第二(er)屆(jie)全(quan)國歌劇比(bi)賽“哈(ha)爾濱之夏”音樂會,他表演的木卡姆(mu)之母《阿曼尼沙汗》獲得(de)三等獎。

榮譽並沒有讓那吉丁·阿布列孜對yuan)笸哦硬裊lian),他還是義無反顧(gu)地回到了家鄉的舞台。

“有人給(gei)我講(jiang)過(guo),如果(guo)我在新疆愛樂團呆下去(qu),我可(ke)能會是一(yi)個優秀的演奏家,但一(yi)輩子不(bu)會再有什麼chuang)蟺某刪停晃已(yi)≡窳粼謁ta)城(cheng),卻有機會創(chuang)作出這麼多(duo)的樂曲流傳下去(qu),這要比(bi)什麼都(du)重要。”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。

此後,那吉丁·阿布列孜不(bu)斷學習,2005年到中央音樂學院學習作曲,2010年到北(bei)京大學學習文(wen)化(hua)產業經營管(guan)理。《紅燈記qia)返牧(mu)αliang)讓他始終保持著創(chuang)作熱情,在文(wen)藝道路上(shang)越走越堅實(shi)。

生活的熱土是他作曲的養分

除了會吹(chui)單簧(huang)管(guan)之外,那吉丁·阿布列孜還會冬不(bu)拉、獨塔(ta)爾、手風琴、電子琴、薩克斯、鋼琴等樂器的彈奏。除了會本民族的語(yu)言(yan)之外,他還會蒙古(gu)語(yu)、漢語(yu)、哈(ha)薩克語(yu),就像他的興趣愛好一(yi)樣,那吉丁·阿布列孜wei)chuang)作的歌曲類型也(ye)十分豐富,每個民族的曲風都(du)jia)猩媼浴/p>

每個人對生活的感悟和理解不(bu)同,表現形wen)蕉duo)樣,但這些(xie)都(du)是源(yuan)于人們對生活更高層次(ci)的認知。所(suo)有的藝術都(du)是從you)鈧欣矗 羌 middot;阿布列孜善于觀察、思考、領悟,所(suo)以才(cai)能運用更深刻(ke)、更有特點(dian)的變(bian)幻手法來表現他對生活的理解。

上(shang)世lan)0年代,那吉丁·阿布列孜所(suo)在的和布克賽爾縣文(wen)工團是有名的烏(wu)蘭(lan)牧(mu)騎——馬背上(shang)的宣傳隊。那時候(hou),他和其他演員每年6月到10月都(du)會一(yi)起騎著馬,甚至騎著牛進牧(mu)區,一(yi)個村(cun)隊一(yi)個村(cun)隊走,為精(jing)神食糧(liang)特別匱乏的牧(mu)民送上(shang)演出。

“那時候(hou),人不(bu)光(guang)吃不(bu)飽穿不(bu)暖,也(ye)沒有什麼娛樂活動,我們下鄉時能感覺到牧(mu)民對我們的歡迎(ying)。所(suo)以覺得(de)自己(ji)做的是一(yi)件雖(sui)然很(hen)辛liang)嗟 嗆hen)有價值的工作。”回想起那段(duan)日子,那吉丁·阿布列孜陷入了回憶之中。

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,當時沒地方(fang)洗(xi)澡,沒有蔬菜吃yu) hen)多(duo)人都(du)生病。住的地方(fang)是當地的牧(mu)民家中,條(tiao)件簡陋,但他和其他演員總是認真對yuan)懇yi)次(ci)演出,並在文(wen)藝演出中宣傳黨的政策。雖(sui)然演出很(hen)苦,始終奔波(bo)在路上(shang),但正是那段(duan)馬背上(shang)表演的日子給(gei)了他豐富的基層演出經驗,也(ye)在和各(ge)族人民接觸中積(ji)累(lei)了創(chuang)作的養分。

從那以後,那吉丁·阿布列孜懂得(de),他生活的這塊土lian)厴shang)相親相愛的各(ge)族人民就是他創(chuang)作的源(yuan)泉,所(suo)以yu) 羌 middot;阿布列孜如饑似渴shi)?橙qu)著各(ge)個民族的養分,了解著每個民族的生活習慣。

“舞蹈曲是最(zui)難創(chuang)作的,必須要有意(yi)境,要把這個民族的mu)fang)方(fang)面面表現出來,讓他們听到曲子會不(bu)由(you)自主地跳他們本民族的舞蹈。”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,自己(ji)嘗試了哈(ha)薩克族、達(da)斡爾族、維(wei)吾爾族等民族的舞蹈曲,最(zui)後贏得(de)了各(ge)族群眾的認可(ke)。

文(wen)藝道路是不(bu)止息的夢(meng)

 

問(wen)起截至目前創(chuang)作了多(duo)少歌曲,那吉丁·阿布列孜自己(ji)也(ye)有些(xie)數不(bu)清了。他像細(xi)數著寶匣中的珍寶一(yi)樣介紹著每一(yi)首曲目和創(chuang)作背後的故事。沒想到最(zui)後粗略一(yi)算(suan),他已(yi)經創(chuang)作了100多(duo)首歌曲了。

這些(xie)歌曲中很(hen)多(duo)都(du)獲得(de)了業內(na)的榮譽,比(bi)如哈(ha)薩克族舞蹈曲《庫(ku)魯斯台大草原》、達(da)斡爾族舞蹈曲《塔(ta)春》、蒙古(gu)族歌曲《duan)業募蟻紜返齲 竦de)2002年首屆(jie)新世lan)托(tuo)陸 wei)吾爾自治區專(zhuan)業文(wen)藝調演音樂創(chuang)作獎;2009年,在自治區專(zhuan)業文(wen)藝調演中,那吉丁·阿布列孜wei)chuang)作的俄(e)羅斯大型舞曲《丁香花開》獲得(de)了節目最(zui)高獎……

像這樣的榮譽在那吉丁·阿布列孜的創(chuang)作生涯中有很(hen)多(duo)很(hen)多(duo),但他沒有在榮譽面前止步,始終保持著創(chuang)作的激情。

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︰“我作曲的歌曲基本上(shang)原唱(chang)都(du)是我的愛人,因為我比(bi)較了解她的聲(sheng)音條(tiao)件,她也(ye)比(bi)較熟悉我的創(chuang)作風格。我們經常在一(yi)起討論(lun),生活也(ye)是創(chuang)作,創(chuang)作也(ye)是生活。”

除了和他琴瑟(se)和鳴的愛人之外,他的兒子庫(ku)都(du)斯·那吉丁也(ye)是一(yi)個小“藝術家”。庫(ku)都(du)斯目前在地區第一(yi)高級中學讀liang)呷 芨蓋子跋歟 ye)經常參(can)加(jia)學校的文(wen)藝活動,並組織了自己(ji)的街舞團隊。

“有時候(hou)在文(wen)化(hua)廣場組織演出,我們一(yi)家三口(kou)都(du)是作為演員參(can)加(jia),我感覺自己(ji)特別幸福。”說起家庭,那吉丁·阿布列孜很(hen)是欣慰。

退休後的那吉丁·阿布列孜還在堅持創(chuang)作,談到今(jin)後的生活規劃,他說︰“我想出兩張(zhang)專(zhuan)輯(ji),一(yi)張(zhang)是哈(ha)薩克族歌曲,一(yi)張(zhang)是各(ge)族音樂配上(shang)漢語(yu)歌詞。雖(sui)然歌曲都(du)已(yi)經創(chuang)作完畢,但因為資金困難,所(suo)以這一(yi)願(yuan)望還未(wei)能實(shi)現。”

那吉丁·阿布列孜說︰“好的歌曲需要宣傳,需要讓更多(duo)人傳唱(chang),這樣的曲作才(cai)有生命力。所(suo)以yu) 蟻臚tong)過(guo)推出專(zhuan)輯(ji)的mu)fang)式,讓咱們塔(ta)城(cheng)人唱(chang)描(miao)寫塔(ta)城(cheng)各(ge)族群眾生活、文(wen)化(hua)的歌。”

在平時的創(chuang)作中,那吉丁·阿布列孜經常會和各(ge)地的音樂人,特別是詞作家交流,一(yi)首好詞往往能激發他的mu)楦小Kye)bu)嶙叩澆滯tou),走到各(ge)族居民的家中,在那些(xie)歡快的聚會中尋找靈感。

“音樂不(bu)分國界、不(bu)分民族,我希望能用meng)業囊衾痔逑炙ta)城(cheng)各(ge)民族和tuo)澈蛻詈竦奈wen)化(hua)底蘊,用音樂來拉近每個民族之間的距離。”那吉丁·阿布列孜反復強調著一(yi)句話——“這是一(yi)個文(wen)藝工作者的義務”。

采訪快要結(jie)束時,那吉丁·阿布列孜介紹了他的琴房,並盛(sheng)情邀請記者欣賞(shang)他和愛人sou)菀 惱饈住抖∠闥ta)城(cheng)》——“快活林里歌聲(sheng)飛揚,獻上(shang)醇香的美酒(jiu),情意(yi)深長,來吧來吧!親愛的朋友,這里是人間的天堂,讓meng)頤薔儔 醋Tyuan)友誼(yi)天長地久……”歌曲飄蕩(dang)在這個幸福的家中,也(ye)飄蕩(dang)在幸福塔(ta)城(cheng)的天空……


(編輯(ji)︰李春來)

相關熱詞搜(sou)索︰匠心

上(shang)一(yi)篇︰邊防亮起長明燈
下一(yi)篇︰自來水(shui)有了 村(cun)民心甜(tian)了

分享到︰ 收藏